后机器时代,人类该如何与机器共处?| 第二届互联网思想者大会侧记

发布时间:2019-04-30 09:46:4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有话说 | 分享 |

在互联网新时代下,各种技术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了人类的工作、生活效率,并嵌入到每个人的生命底层。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生物科技、机器人、纳米科技、物联网、无人驾驶等前沿技术,正在更大范围内深刻改变着生活面貌、产业格局、组织形态和社会秩序,也在更加强烈地叩击着人们的神经。 

人与机器的关系问题,继200余年前英国爆发工业革命后,再次摆在了人们面前。如何重新理解技术?特别是如何在不同的文化语境下,重新理解技术?这是数字经济浪潮和新全球化浪潮席卷全球的背景下,新时代提出的紧迫课题,也是多元文化下的“生命观”展开对话的历史机缘。 

近日,苇草智酷发起了以“技术与生命”为主题的第二届互联网思想者大会,从技术和人类生命两个角度形成了两个主题鲜明的研讨方向。


大会现场


其中,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段永朝担任“后机器时代”论坛主持人,著名学者、商业思想家、《伯凡时间》创始人吴伯凡担任“后人类时代”论坛主持人,八位业界知名学者分别就科幻、人与机器、技术与生命、人工智能、智能观、后人类时代等话题做了精彩的演讲,同时六位评议嘉宾也分别从各自的角度,对人工智能、未来生命、技术与后人类时代发展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的点评互动。最后,由经济学博士、教授、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朱嘉明做了主题为《现在:需要重新定义人类生命》的闭幕演讲。


演讲和评议嘉宾合影


后机器时代 

上半场伊始,厦门大学特聘教授、人文学院中文系博士生导师黄鸣奋首先做了题为《科幻电影创意与新媒体伦理》的主旨发言,他从看过的科幻电影的角度重新看互联网,对互联网的未来进行了展望。


 

分享主要分三部分,首先探讨的问题是新媒体开拓进取的途径。黄教授认为,科幻电影与当今互联网有三种不同向度的互动。正向:沿着现有互联网的发展方向,我们该怎么走,会走到什么程度;反向思维:互联网不能做什么?如果做了会怎么样?互联网+:如果信息科技或者网络科技跟其他领域契合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新成果、新技艺。 

第二个问题是新媒体可能探索的领域。科幻电影将新媒体起作用的范围进行推演,从地表通信拓展到星际通信,从媒介通信扩展到脑际通信,从同维通信扩展到维际通信。 

最后黄教授谈到媒体走火入魔的可能。首先是媒体世界化,指的是错误地把媒体告诉我们的世界的图像,当成是世界的本体。如果我们认为网络就是一切,习惯于生活在这个网络空间,那么本身意义上的自然界,离我们就越来越疏远了;其次是媒体现实化,指的是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界限崩溃,想象的、现实的混同为同一个世界;第三是媒体灾难化,媒体的推陈出新是不可抗拒的趋势。如果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等媒体故步自封、不思进取,更新的媒体将后来居上。具体形态可能是基于生物计算机或量子计算机的通信手段,也可能是我们无法预测的其他通信设施。与之相适应,艺术研究视野将随着媒体领域和人类社会其他领域的变革一道,不断弃旧图新。


 

后机器时代,人与机器到底是怎样共存的状态呢?中山大学的翟振明教授以《<头号玩家>中的人与机器》为主题展开演讲,主要讲电影中的人与机器最终是怎么相互混淆、相互干涉的。翟教授把互联网的下一代设想为电影里的“绿洲”,并将影片中出现的机器分为三类,第一类是VR设备,最主要的是计算机,其次是视觉器头盔、听觉器头盔、触觉器;第二类是虚拟机器;第三种是现实中的机器。在这里,人本身也是机器,“人”只是个概念存在。第一人称的人进入游戏世界时,所有的东西他都触手可及,但他也可以被自由意志所控制。电影中,人可以隐身,个人与环境的界限模糊。通过对人与机器关系的描述,我们可以感受到来自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的威胁。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段伟文教授的演讲主题为《万有技术与终极机器》。 

段伟文认为,从哲学角度讲,技术是人类的本质,是普罗米修斯在造人的时候给人类的补偿武器。人与技术是一种动态和生成中的代入、演进的关系,技术是人类进化的伴侣。技术的逻辑很简单,就是简单地关联,即把这个事情和那个事情加在一块,这就是技术。同时,段伟文还提出了智能化洞察的概念,智能化洞察最重要的一点是可视化。在智能化时代,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的手段,去预测犯罪,以及预测一些人的行为等智能化的认知。


 

上半场最后一个发表演讲的是易宝支付CEO余晨,他的分享主题是《轴心文明视野下的人工智能》。余晨认为,遗留至今的社会形态其实只有四种,希腊、希伯来、印度和中国,而这些文明被雅斯贝尔斯称之为轴心文明。轴心文明关注人类生存最基本的问题,包括生命与死亡、人与自然、个体与社会的关系。轴心时代差不多从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在世界的不同角落都发生了终极关怀的觉醒,人性的巨大飞跃。 

而今天的很多事情依然可以追溯到轴心文明,过去两千多年的人类历史都可以看做是轴心文明核心逻辑的展开。而如今,因为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毫无疑问,我们也不自觉地迈向另一个轴心时代。就像两千年前人类的那场文化和历史革命,奠定了之后两千年的历史一样,今天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可能会影响未来千年的历史。 

今天最大的挑战,就是在动荡的时代里,重新找回意义。 

后人类时代 

会议下半场以后人类时代为主题,四位嘉宾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研究员(已退休)黄万盛老师发表了《智能观与价值观》的主题演讲。黄教授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清晰简约的西方哲学发展史。他把人类历史发展阶段分为前人类、人类、后人类阶段,前人类时代是形而上的时代,人被外在超越的权威支配和主宰,并成为他们的工具;而人类时代则是摆脱外在支配,建立以人为主体的观察和改造世界的时代;后人类很可能是新的异化时代,人发明了智能器,而这些智能器主宰了人,使人再度沦为被支配的工具,但这是一个需要探讨和证明的假设。而不需要证明的是从前人类到人类时代的转变,直到人工智能的出现,这是哲学世界观转变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有几次重要的哲学转向,了解这些转向的性质和意义,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关于人工智能的世界观,简单的可以称为智能观。


 

“后人类的概念是相对于现代人类来说的,现在探讨的是后现代或者工业化以及未来信息化时代下,人类的生存状态与现在会有什么根本性的区别?”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教授在他的主题演讲《穿越虫洞》中首先提出这样的问题。就这一问题,姜教授从三个层次予以阐述,自然科学角度谈,也就是干的层面;领域的角度,干湿混合层面;深层次角度,完全湿的层面。 

姜教授的基本观点是,后人类时代,人生活在虫洞里,所谓虫洞是连接白洞与黑洞之间的通道。人类社会经历了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是湿的世界,我们通过白洞进入第二次浪潮,进入一个干的世界,人类现在已处于后现代人类阶段,到了第三世界里面。


 

“到底未来那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带着这个问题,中国就业促进会原副会长陈宇发表《后人类时代的规则和故事》主题演讲。陈宇说道,宇宙、生命、理性和文明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四大元点和支柱。其中,宇宙和生命又是不以人类行为或意志为转移的两大基石。 

陈教授认为,迄今为止,人类历史经历了三个阶段、两个文明。三个阶段分别是:原始社会、农耕社会和工商社会。在未来文明下,人类很可能将建立起协同共享的自由劳动,这将成为后人类时代新故事的主旋律。对于这种协同共享的自由劳动,陈教授概括了五大特征:第一是协同共享的经济体系;第二是自主劳动伙伴关系;第三是建立新型社会保障制度;第四是多元职业发展体系;第五是创造创新型教育体系。总之,在劳动领域,未来社会、未来文明,后人类时代将出现全新的人类劳动形态。简称劳动新业态。它将给每一个人带来新的机会,新的发展,也就是新的活法。


 

中国资深文化创意产业实践者和研究者岳路平,作为最大的跨界者,做了《神圣比例&精神分裂》的主题发言。从《黑客与画家》一书中,岳路平了解到“未来画家不用画笔来画画,而是用代码来画画,未来不会有艺术风格这种东西,而是算法”,于是他跳出艺术界的圈子,予以技术与未来更多的关注。岳路平主要分享是500年精神分裂的简史,并用12个关键词带领大家重访了三段有趣的历史,文艺复兴和明朝、音乐史以及关于中国如何生成的历史。他认为,一切的分裂最后都互联起来,然后产生怪胎,生命就是细胞分裂史,通过这种分裂和互联,产生了一系列新的生命。


 

在会议末,经济学博士、教授、苇草智库创始合伙人朱嘉明做了题为《现在:需要重新定义人类生命》的闭幕演讲。他认为鲁迅笔下的狂人和雪莱夫人的科学怪人代表了后人类的两种典型。一个代表后人类的精神状态;一个代表后人类被人创造出来之后,和原有人类也即地图文明之间的冲突,这两方面正好触及了后人类的两个基本问题。 

在重新定义人类生命的问题上,朱嘉明认为有三个思路。第一条思路是通过把人看做是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来理解人的生命;第二种方式,讲人的构造,具体的说是从基因角度理解生命;第三是从意志角度理解生命。总之,我们对生命的定义应该充满想象。 

技术,似乎如现场嘉宾所预言的那样,日渐具有了生命征兆;自主意识,甚至自由意志,似乎正在侵蚀和消减曾经独属于人类的王国和领地;激进的未来学家甚至断言,人类将透过智能技术获得永生。第二届互联网思想者大会,希望能够开启一场思想的盛宴,希望留下一份思想的萌芽,让天下思想者连接起来。 

嘉宾演讲结束后,大会主持人段永朝老师对会议做了总结,“今天的技术已经越来越多地侵入到了生命,我们每个人都跟技术割舍不下,不管它是用手机的方式,还是用汽车的方式、飞机的方式,你很难想象,你像当年的梭罗一样在瓦尔登湖那样去生活。技术陷入到你的日常生活、工作、学习,乃至于生命的底层。 

“更要命的是这个嵌入的过程,今天正在以无以复加的速度爆炸。所以很多人感到惶恐、冒汗,很多人感到张皇失措,这些问题都是我们所关心的焦点。 

“互联网思想者大会,就是想为大家展现不同领域里的各位老师们在生活、学习、衣食住行的过程中,感知技术、触摸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所形成的一些感悟,希望能够借助思想者大会,能够和每一位热爱这个时代,思索这个时代变化的朋友们连接起来,让天下思想者连接起来,让思想流动起来,让思想独立行走!” 

最后,笔者借用漫威官方创作的漫画《灭霸无疆》里的一句话:“所有的生命都变成了虚拟生命,都被奥创存储在一个巨大的超级计算机中”,互联网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浪潮,尚处在开始的开始,我们需更经常地相信那些不可能之事。


评论已有 0